>>优质的服务;优秀的技术;优惠的价格<<

只是每天穿着白衣服

     企业简介
     行 业 新 闻
  只是每天穿着白衣服  

走过初夏,经历酷暑,渐渐地天气转凉,开学的日子也到了,看着一个个小孩子背着书包急迫的赶往学校的样子,很感触。当初,我们也是这样一路走来,风风雨雨,我们乐此不疲。九月,我们走到这儿,一群可爱的孩子们,嘻嘻闹闹,追追打打,仿佛进入了幼儿园,看着他们的眼睛会羡慕的想要重生一回,的确,生命真的很可贵,想要长大真的不容易。这些日子里,和笑笑玩的很开怀,看着郑慈的离开很难过,陶煜的无助让人感伤,这些宝贝对于我们来说都很珍惜,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绚烂如夏花。可天天吵闹的环境淡化了他们的笑容,浮躁了孩子们的心,很简单的心愿,只是希望宝宝们都很好,身着白衣,穿梭在病区里,忙碌的淡忘了时间,老师说的对,我们对事不对人,宝宝们是无辜的,对他们,我们依旧保留我们的热情,无论家属如何闹腾。看着宝贝们成长,开心的莫非家长和关心他们的我们,还记得步行街上人来人往的壮观,想要买杯卡旺卡还得排许久的队,献血屋旁年轻人跃跃欲试,尚街的格调依旧,吸引的人儿络绎不绝,可昨日,不似以往的热闹,游行‘轰轰烈烈’,如此种种,怎能不令人心寒。问题,总是存在于不同的时间与空间,错的虽不是我们,但该做的我们是做了,我们深刻的了解生命的价值,任何一个我们都不愿不曾放弃,记者们的报道我不想去看,也不想去探究,清者自清不适合这个节骨眼,没有人听我们的辩解,没有人会理解我们的无奈,事情发生也不是我们所想,意外总是太过突然,我们穿着白衣,可我们并不是天使,不具掌控一切的能力。不分白天黑夜的聚众讨论争吵,想孩子的父母也都累了吧,孩子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,我们的经历也很有限,成天的保安记者轮流转,惊恐,慌乱,失去了当初的目的,孩子,又被放在哪儿,看着小朋友治愈后离开的身影,委屈,也都淡化了,曾经,都很值。我们不是天使,我们只有一颗珍视生命的心,我们不会飞,我们会努力带来希望,生,如夏花,绚烂如初,白色延续的奇迹,愿此刻安好。
橙子坐在一个叫“爱来不来”酒吧里,昏暗的灯光,让人的五官看起来很模糊,橙子有理由相信,自己此刻是绝对的动人。
橙子很年轻,才二十二岁,她不喝酒,她讨厌酒的味道,她用的杯子是自己带来的,深蓝色的,那种赏心悦目的蓝色让橙子比作为爱情的颜色,橙子还在上面贴了个唐老鸭的贴纸,看起来有点滑稽,更滑稽的是,杯子里盛的是橙汁,吧台里的那个伙计,自从橙子坐在吧台前的那一刻起,眼睛就没离开过她,橙子知道他在看他,这也许是一种表现自己的方式,橙子无谓的笑了笑。橙子有时候一坐下就觉得自己可笑,在某个清晨醒来,突然想去酒吧,去找一个看一眼就能爱上他,然后就跟他走的人,所以就来了。有时候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的人疯了,还是这个世界疯了,所有的一切都这么不合乎常理,就好象这酒吧的名字“爱来不来”。橙子通常会在喝完了一杯橙汁之后,就起身离开,她除了进来的时候扫视一圈酒吧的环境,没有再刻意的看过任何人,在她认为,她等的那个人一定会像电影里的一样,走到她面前,请她喝一杯入心入肺的酒,让她有可以放纵自己一生的理由。就这样,橙子天天去酒吧,几乎是皱着眉头,就差没捂着鼻子出入了,橙子讨厌酒吧,不喜欢那种那种暧昧的气氛,更不喜欢那种找不到真正快乐的小资情调,橙子喜欢透明透亮的东西,那种感觉会让她心安。在橙子进酒吧的第七天,一个男人朝橙子走过来,橙子没有看她,因为这七天,朝她走来的人实在太多。那男人在橙子的身旁坐下,身上传来淡淡的一阵不知名的香水味道,橙子吸了吸鼻子,她讨厌香水。“不会喝酒就不要来,这里的气氛一点都浪漫。”低低的声音拂过橙子的耳朵。扭过头,橙子年轻的目光扫过一张不太年轻,也不太生动的脸。橙子挑起双眉:“那你为什么还来,别告诉我你会喝酒,不喜欢浪漫。”那男人笑了笑,使那张本来就不生动的脸,看起来不像在笑,只是觉得在扯动面部的肌肉,橙子能够感觉到那是笑的表现。橙还看到他的喝的是这里的招牌酒,名字叫“溶化你的泪”。“你多长时间没笑了?”橙子喝着橙汁,有心无心的问道。“不记得了,也没有笑的必要”还是低沉的声音,橙子觉得手中的橙汁冰冻程度比平常低了几度。橙子突然凑过头,定睛的看着他的眼睛,一片深蓝色,像橙子的酒杯,她这么感觉,橙子用从没有认真的口气对他说:“你已经过了扮酷的年龄了,其实你笑起来,感觉并不坏”。说完橙子跳下椅子,头也不回的走出酒吧,因为她的一杯橙汁已经喝完了,橙子从来不给自己逗留的理由,喝完橙汁,立即走人。橙子出了酒吧,初冬的季节传来一阵凉意,她透了一口气,觉得呆在街头,比呆在酒吧舒服,在外面至少可以自由的呼吸,尽管吸入的不是很干凈的氧气。橙子看看手里深蓝色的杯子,想起酒吧的那个男人,橙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凑过去和他说那句话,橙子从来没有和人那么靠近过,包括她生活中那个唯一的不是男朋友的男性朋友,可橙子一点都不紧张。橙子有一个男性朋友,和她同龄,一个很有上进心,很自信的男孩,和大部分同龄人在一起的一样,橙子和他有吵不完的话题,而每次吵的时候,橙子和他好象都挻喜欢这种相处方式的,橙子有时候会在深夜想起他,这种感觉让橙子曾一度怀疑,自己是不是爱上他了,不过,这个念头只在橙子的脑袋瓜子里停留了一秒,就被橙子否定掉了,因为橙子自己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她不和同龄人谈恋爱,她自己也明白,自己任性偏激的性格,是任何一个同龄的异性所不能忍受的,而且在橙子的眼中,几乎所有和她同龄的异性都和自己一样的幼稚。橙子几乎是用脚踢开自家的门,家里的一切都是静止的,朋友曾经和橙子说,养只宠物吧,别让自己那么寂寞,可橙子讨厌动物,怕那些在她眼中并不可爱的动物,弄脏了房子,橙子很懒,但有洁癖,她那一堆洗得干干凈凈的衣服,因为没有折叠,看起来比没洗还糟。橙子再次踏入“爱来不来”,目光下意识的,看看了四周,没有上次那个男人,酒吧有人在唱歌,橙子突然来了兴致,翻唱林忆莲的《失踪》,“她说她打不到能爱的人,所以宁愿居无定所的过一生,从这个陌生的镇到下一个热闹的城,来去自由从来不等红绿灯……”橙子唱的很好,唱歌是她的强项。酒吧里传出阵阵掌声,橙子看到那个男人站在最后面,橙子看不太清楚,他的表情,但橙子可以肯定他又是肌肉扯动式的笑。橙子回到吧台,那男人已经坐在那了,手里还是一杯“溶化你的泪”,橙子没说话,只是望着他,那男人说:“你和别人不一样。”“我知道。”橙子看着那只唐老鸭。“为什么不试着走着入人群?”那男人说话的时候没有看橙子,橙子感觉挻好的,没压力“你是不是想告诉我,像我这样的年纪,应该在阳光下恋爱,在月光下胡闹?”橙子望着杯子的深蓝色,吸了一口橙汁。“你比一般的女孩聪明。”他还是没有看她。“有的时候,聪明是一种悲哀,尤其是不能善用的时候,是不是?”橙子歪着头问他。他的眼神很飘忽,好象在拒绝定神,和他靠得很近,说出来的话一阵酒味,答非所问的说:“你不快乐。”橙子一听这话,突然之间想走,她讨厌别人自认为很懂她,一副吃定她的样子,橙子临走的时候,扔下一句话,“你不见得有多开心。”橙子没再去那家酒吧,橙子比以前过得更无精打彩,那个经常和他吵架的男生,也突然之间变得很忙,橙子觉得心里空空的,橙不明白,心里的那种不踏实,是因为他,还是因为酒吧里的那个男人,于是橙子没日没夜的爬在网上,一遍又遍的听着林忆莲的失踪,“她说她找不到能爱的人,所以宁愿居无定所的过一生,从这上安静的镇,到下一个热闹的城。”橙子没有歌里唱的那么洒脱,她知道自己可能受得了那种四处飘泊的苦,但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哭。橙子在网上和一个名叫我很温存的人瞎聊了一晚上,那人说他是个快三十岁的人,将动词当形容词用的男人,硬说他的温存和橙子的寂寞是相对立的,橙子就一直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和他聊着,橙子很想讥讽他,可还是忍住了,橙子不想自己那么幼稚。

 
杭州搬家公司 家电在线 杭州空调维修 杭州背头维修 装饰网 杭州写字楼网 杭州煤气灶维修
友情链接
杭州空调维修公司杭州装饰公司杭州家政

版权所有 2006-2008 杭州美琪空调维修服务公司www.mqktw.com
公司总部:杭州下城区朝晖六区57幢一单元101室 邮编:310014
空调维修联系电话:0571-85133008 ICP备案:浙ICP备11013563号-19